接任馬云的是阿里巴巴CEO張勇,張勇是誰呢?為什么會是張勇接班?" />

financial-info財務天地

安越 > 財務天地 > 馬云接班人張勇:從普華永道審計師到執掌阿里!

馬云接班人張勇:從普華永道審計師到執掌阿里!

作者:待查 來源:網絡 推薦講師:安越 發表于:2019-09-19

2019年9月10日,我國第35個教師節,馬云55歲生日,阿里巴巴20周年,也是馬云正式卸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的日子。
接任馬云的是阿里巴巴CEO張勇,張勇是誰呢?為什么會是張勇接班?

1

從普華永道審計師到盛大CFO再到淘寶CFO

 

張勇是上海人,出生于1972年,畢業于上海財經大學,畢業后進入當時“全球五大會計師事務所”之一的安達信,并在那里工作了7年。

 

2002年,安達信因卷入安然事件而倒掉,張勇則轉入接手安達信部分團隊的普華永道,那是“全球五大會計師事務所”中的另一家,張勇則在那里干了3年。

 

2005年,在新晉“中國首富”陳天橋的邀請下,張勇加入盛大網絡,擔任首席財務官(CFO)。

 

“在盛大我更多是典型意義上的CFO,工作內容更多是財務上的,包括投資以及投資者關系。”他回憶。

 

這是一段相對輕松的日子——工作單純,公司蒸蒸日上,但張勇卻不習慣這樣的生活,內心總渴望發生某種改變。改變發生于2007年夏天。

 

這年夏天,正在香港出差的張勇接到獵頭公司的電話,“有一個公司叫阿里巴巴,你愿不愿意了解一下?”這是一家專注于服務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員工和離職員工的獵頭公司,曾經在安達信和普華永道就職的張勇自然在他們的名單上。而阿里巴巴正在為它的急速擴張找尋人才。

 

張勇知道阿里巴巴,知道這是一家正在迅速成長的電子商務巨頭。

 

而且,他不可能沒有聽說,阿里巴巴集團的B2B業務正在謀求于當年晚些時候獨立上市。

 

在他表達了肯定的意向之后,獵頭繼續:“如果有空的話,他們的CFO約你明天早上在香港文華東方酒店吃早飯。”

 

于是,張勇在香港第一次見到了阿里巴巴集團當時的CFO蔡崇信,隨后,他便加入了阿里巴巴。

 

 

2

接手即將散伙的淘寶商城(現在的天貓)

 

2007年8 月 30 日,張勇到阿里巴巴任職,第一個職位是淘寶網 CFO。張勇為自己挑選了“逍遙子”的花名,開啟了他在阿里折騰自己的第一站。

 

倒不是說淘寶網比不上盛大,恰恰是當時淘寶網的發展越來越快,“B2C”的模式(阿里巴巴主營業務是 B2B)被提上了日程。背后的操作就是,要將淘寶“拆分”成更精細的模塊,準備拆分上市。

 

“拆分”淘寶網開始于 2008 年,當時張勇兼任了淘寶網 COO(首席運營官)。

 

推行“B2C”模式,對于公司、團隊和個人來說都是好事,但淘寶在 B2C 上的努力卻非常波折。

 

2008 年 4 月,淘寶網成立了獨立運營的商城事業部,由當時的淘寶網副總裁黃若負責。但僅僅過了 6 個月,事業部就被解散。

 

后來,張勇回憶起那段日子,他說:“商城是 2008 年 4 月成立的,但到年底的時候其實挺不順利的。由于原來的 leader 離職,下面的團隊也很容易散掉,只剩下 20 多個人了。”

 

此外,當時淘寶商城的招商和運營是分開來管理的,淘寶網太大,兩位負責的總監不把重心放在淘寶商城上。

 

2009 年 3 月,張勇只好直接上手負責淘寶商城,他在后來的采訪中說:“當時去做商城很簡單,不是我想做,而是我不能看著它死掉。我覺得這個業務不能死掉。為什么我要自己去做,因為我堅信B2C在未來是一個大趨勢,是阿里巴巴不能失去的一塊。沒人管,那我就自己去管。”

 

2011 年,淘寶網經歷了更大的拆分,被拆分為淘寶、淘寶商城(后來的天貓)和一淘(現在主推返利)三個模塊。

 

相比淘寶,淘寶商城和一淘可謂又弱又小,馬云并給這負責“兩個小東西”的團隊找了比喻,說負責淘寶商城的張勇是“劉鄧大軍”,負責一淘的吳泳銘(阿里十八羅漢之一)是“東北野戰軍”。

 

這個比喻并非隨口一說,其實暗示了張勇“危險嚴峻”的處境。

 

東北野戰軍兵強馬壯,劉鄧大軍呢?要么一直往前跑,千里躍進大別山,跑到終點,要么沒有活路。

 

頭頂繁重 KPI 的張勇只能愣著頭皮背水一戰,在他的帶領下,淘寶商城事業部得以重新恢復獨立運營。

 

淘寶商城是如何發展為天貓的呢?一個原因是淘寶商城四個字太長了,另一個原因是中國人分不清楚“淘寶”和“淘寶商城”。

 

于是馬云想了一個絕妙的名字——天貓,并說服了一開始抗拒這個名字的張勇。

 

2012 年 1 月 11 日,天貓品牌發布,而在 1 月 11 日發布的原因是,這天是張勇的生日。

 

 

3

全民“雙十一”

 

如今提到讓“剁手黨”狂歡的“雙十一”,大家總是想到幕后的馬云爸爸,事實上,這一切首先要歸功于開創者張勇。

 

那時候,沒有人能想得到“雙十一”會成為全民狂歡的盛宴,更沒有人能想到 9 年后(2018 年)能帶動 2135 億的成交額。

 

你可能也不敢相信,如今讓我們瘋狂“剁手”的“雙十一”,是張勇為了在 KPI 中“活命”,而采取的舉措。

 

因為那時候已經是淘寶商城創立的第二年,但它不夠出名,團隊們也在艱苦的突圍中,極力想找到出路。

 

劉鄧大軍必須要跑到終點,必須突圍才有活路,于是想通過打造一場活動來提升淘寶商城的知名度。

 

據后來媒體對張勇的采訪,這段日子也是張勇很“傷腦筋”的經歷,就是“東看看,西看看”,在一片迷茫混沌中想要找到一個突破口。

 

2009 年是淘寶首屆“雙十一”,短短一天內創造了 5000 萬的成交額。未必事事都能有一個好的開端,但過程一般都同樣地曲折磨人。

 

2011 年 10 月 10 日,淘寶商城公布了同商家之間的新規則,新規則提高入駐商家的門檻,想將淘寶商城真正定位于品質,以區分于淘寶網的多樣性。

新規公示之后,其中“提高技術服務費”和“提高保證金”這兩條被廣為傳播,并被解讀為淘寶商城要拋棄小商家。

 

這在淘寶商城眾多中小商家中引起了軒然大波。網上出現了鋪天蓋地的指責之聲,幾千家店主組建了“反淘寶聯盟”。他們涌入大商家,通過購買再退貨,并給差評的方式發動攻擊,部分店主甚至直接跑到阿里巴巴去拉橫幅抗議。

 

這一事件后來被稱為“十月圍城”,其讓進入淘寶后一直風生水起的張勇遭遇了“最艱難的一周”,后來以政府介入和淘寶讓步結束。

 

這又是一次要在應急預案中“保命”的經歷,外界的誤解已經傳播開來,求勝欲極強的張勇團隊只能一往直前。

 

這一次,解救張勇的正是“新”的“雙十一”方案。

 

當時負責“雙十一”方案的市場總監,是剛從阿里巴巴調到淘寶商城的應宏(花名“魄天”),魄天提出要把“雙十一”從“光棍節”變成“網購狂歡節”。

這個大膽的設想切中了張勇的想法,最終的結果也驗證了這次設想。

 

2011 年,“雙十一”成交額上升到 52 億元,其中淘寶商城貢獻了 33.6 億元。

 

幾次成功突圍,張勇的在業務、戰略等方面的能力自然不用質疑。

 

4

“all in無線”

出任阿里CEO解決阿里增長難題

 

2015年5月7日,馬云以“內部郵件”的形式宣布,由張勇取代陸兆禧出任阿里集團CEO,阿里由此誕生了第三位CEO。任命之前,馬云曾找張勇詳談過一次,張勇表示可以接任,但沒有什么興奮之情。這種態度與他對CEO這份工作的認識有關,馬云曾告訴他:做CEO是一個苦活,需要做好下地獄的打算。張勇說,“他(馬云)把我推下地獄。”目前,這個馬云眼中的“地獄”在外界看來非常輝煌,甚至如日中天,用張勇的話講:阿里是一個“經濟體”。然而,這個“經濟體”正在遭受巨大的發展挑戰。就拿雙十一為例,人們都在問,隨著平臺交易額突破900億元,這個數字未來還有多大上漲空間,還能上漲幾年?

 

 

雙十一是2010年開始發力的,與智能手機的普及幾乎同步,從這個意義上講,天貓與小米的崛起類似,都是坐到了風口上。張勇是阿里人中最先看清這一點的,早在2013年9月,他就召集阿里集團的大領導們商討電商的無線戰略,并在兩個月后的一次高層會議上提出:整個集團把無線作為最重要的戰略,“all in無線”。

 

次年3月,他便全面接管阿里無線,促成了其后的雙十一奇跡。然而移動終端的增長不是無限的,目前,智能手機已經普及得差不多了,用戶總數已達七八億左右,沒有大幅增長的空間了。況且對于阿里而言,新增移動終端用戶并非其主流客群。在這種局面下,如何推動集團繼續高速成長,變成了一個令人頭疼的難題。目前,張勇指出了三個解決問題的方向:一是向國外進軍,二是向農村進軍,三是深耕現有用戶。向國外進軍是當下最緊要的任務,也是最有可能快速見效的方案。

 

該方案具體包括:

 

一、將國外產品引進國內,目標客群是追求品質生活的中產用戶,最明顯的動作是于2014年2月上線了天貓國際;

 

二、將國內的產品銷售到內地以外,今年的雙十一便試圖推動這一進展,首批試點地區包括香港和臺灣。

 

三、向農村進軍則是一項關乎長遠的戰略,阿里推展該戰略的力度也很大。

截至2015年年底,農村淘寶村級服務站點已經超過10000家,縣級服務中心超過200家,而阿里計劃,最晚到2020年,在全國建立10萬個村級服務站和1000個縣級服務中心。

 

深耕現有用戶則是阿里正在做但尚未全面鋪開的一項戰略,馬云和張勇將這項戰略表述為“大數據和云計算”。

 

所謂“大數據和云計算”戰略,其核心內容是通過深入挖掘現有交易數據,以及用戶在阿里旗下的內容平臺,包括新浪微博、優酷土豆、蝦米音樂、UC頭條和高德地圖等,留下的個人偏好,吸引和促成用戶再次購物。

 

總之,今天的阿里是一項偉大的事業,也是一項艱巨的事業,更是一項地獄般的事業。那么,張勇能肩負起這么沉重的事業,成為一名成功的阿里CEO嗎?

 

5

跟“野豬”拼命的人

 

馬云曾講過一個打獵的故事,話說一個人上山打野豬,一槍打出去沒打中,反而激怒了野豬,野豬沖獵人跑過來,此時,這個人如果把槍一扔,撒腿就跑,則為職業經理人,如果從腰間拔出柴刀,沖上去跟野豬拼命,則為老板。在馬云眼中,張勇就是那個敢跟“野豬”拼命的人。從加入阿里的第一天起,張勇就住在杭州的一個五星級酒店,周末才返回上海。

 

他的工作安排得滿滿當當,每天要工作十幾個小時,甚至經常超過18個小時。

 

他之所以選擇住酒店,也是因為這樣最適合工作——衣服有人洗,房間有人收拾,晚上提供夜宵,水電費不用操心,還有健身房和游泳池。董文紅是菜鳥網絡的總裁,也是阿里最傳奇的人物之一,從行政前臺一直干到集團副總裁。她說,“我覺得自己夠努力了,但我發現老逍比我還努力。我做菜鳥這兩年,真的挺辛苦的,經常是晚上很晚才走,但我出去的時候基本上會看到他的車總還停在那里。”有人問張勇,你怎么能忍受這么高強度的工作?他則回道,我從進安達信的第一天就是這么工作。

 

安達信和普華永道帶給張勇的不光是忍耐力,還包括思考能力。螞蟻金服董事長彭蕾曾說,阿里開高管會,從早開到晚,到最后所有人都暈頭轉向,只有逍遙子頭腦清楚且精神飽滿。有阿里員工曾說,在阿里,最懂戰略的是馬云,但最懂業務的是張勇。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,張勇是阿里內部最早重視B2C業務和無線業務,并率先采取行動的,而這兩個業務已成為阿里的核心支柱。盡管能力強、人氣旺,但張勇本人始終保持著謙虛,始終將自己定位為“馬云的執行者”,他在接受采訪時說,“馬總愛天馬行空,我負責腳踏實地。”

 

要腳踏實地是不容易的,將愿景變成現實不但要付出心血,還要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,比如“十月圍城”事件。

 

對于這次事件,馬云不認可張勇的處理方式,但卻很認可張勇那時候表現出的孤勇——那是一種“雖千萬人吾往矣”的英雄氣概,以及一種認定目標就不放棄的執著精神。事實上,整個天貓就是在這種精神的支撐下崛起的,除了“十月圍城”事件,天貓沒有什么傳奇故事,若說有,則是以“日拱一卒”的精神,建成一個電商領域的“超級大國”,而張勇是這個“超級大國”的“設計師”、“承包商”和“監國者”。做這項工作,張勇有很多優勢,比如他是學財務出身的,在安達信和普華永道做過大項目,既具備宏觀思考能力,又具備細節執行能力。

 

在他手下干活,光喊動聽的口號是沒有用的,他會揪著細節一層一層地往下問,直到他能構建起一幅圖景。

 

這一點是他跟馬云最大的不同,馬云會說,“夢想還是要有的,萬一實現了呢”,他則不要那個“萬一”。這種不同源自他與馬云的創業方式不同:馬云是因為有一個構想,所以才創建了阿里巴巴;張勇則從一開始就是在一項已經有井噴苗頭的領域發力,締造了天貓。如果說馬云創業靠的是想象力的話,那么張勇在阿里內部創業靠的則是規劃力,那是一種上海人擅長的精打細算的高超能力。

 

張勇的另一個優勢在于他與員工之間沒有距離。馬云是偶像,是飄在云端、供人解讀和膜拜的“外星人”;張勇則是一位有威望的長者,而且既不傲也不裝。在天貓工作時,張勇天天在他那間辦公室請員工吃飯,邊吃邊聊,他的威望就是在這個過程中建立的。

 

能得到基層的支持,能得到中層的贊賞,能得到高層的信任,在過去九年,張勇成功征服了全體阿里人的心。你若問他其中的秘訣是什么,他則只有一句話:事情可以復雜,人要簡單。這種“簡單”還體現在對于外界的評價上。張勇的公眾形象永遠是沉穩的,從頭到腳都中規中矩,他不是特別愛笑,講話時聲音也沒有起伏,而且只講阿里不講自己,以致于落了一個“最低調也最無聊”的評價。

 

當記者將這個評價拋給他時,他仍平靜且微笑地回答:挺好的。很難相信,發明雙十一,讓全國人民high成一片的居然是這樣一個人。

 

↓點擊了解安越精選課程推薦↓

 

【版權聲明】文章來源:網絡,文中或封面圖片來自授權原作者及互聯網。為非商業用途使用。
如因版權等有疑問,請于本文刊發30日內聯系安越(微信:yuexianghui03)。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。最終解釋權歸安越所有。

聯系我們Contact Us

上海安越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

021-58362000
15801919100(公開課24h服務)
15801990967(內訓24h服務)
13524696958(管理咨詢24h服務)

[email protected]

客戶反饋Feedback

了解更多Subscribe

微信二維碼

關注安越官方微信

CopyRight ? 安越咨詢 版權所有 滬ICP備 05001842網站備案深耕歐美管理會計理念,聚焦中國企業實踐十五年

时时彩100本金十期方案